工具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祖国让我有尊严驻外武官眼中的利比亚大撤离0《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9 17:23:24 阅读: 来源:工具车厂家

祖国让我有尊严:驻外武官眼中的利比亚大撤离

>

资料图片:3月3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国际机场,中国驻苏丹大使李成文(前左一)送别即将搭乘中国空军运输机回国的从利比亚撤离的中国公民。新华社发(穆罕默德·巴比克尔摄)

中国首次动用军事力量撤离海外人员

资料图片:3月3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国际机场,从利比亚撤离到苏丹的中国公民正在登上中国空军运输机准备回国。新华社发(穆罕默德·巴比克尔摄)

3月5日23时15分,随着从马耳他接回的最后一批中国从利比亚撤离人员飞抵上海,35860名身处险境的同胞全部回到祖国的怀抱,大规模撤离我在利人员行动圆满结束。在这次史无前例的撤离行动中,活跃着一个特殊的团队——中国武官。从接到号令之日起,这支熟练掌握英语、法语、阿拉伯语等多种外语,有着丰富国外工作经历的军事外交官队伍,迅速从北京、布鲁塞尔、斯德哥尔摩、布拉迪斯拉发、喀土穆、开罗等世界各地向利比亚及周边国家集结。他们接到同一个命令:赶赴一线,参与组织从利比亚撤离我人员行动。

12个难忘的日日夜夜,他们在我驻外使馆的领导下,始终坚守在撤离行动的第一线。在枪炮隆隆的的黎波里,在风高浪急的地中海上,他们见证、记录了一个个感人的瞬间。透过今天这一组来自武官们的“战地笔记”,不仅可以看出中国军人对祖国的忠诚,也折射出党和政府执政为民的情怀,军民团结一致、众志成城的精神和伟大祖国走向强大的步伐。——编 者

决不丢下一个中国人

梅宏宾,大校,我驻利使馆武官,受命赴利比亚米苏拉塔组织撤离工作。

米苏拉塔距利首都约200公里,是反对派控制的一块飞地,武力对峙和交火时有发生,形势非常危急。我奉命于25日晚带使馆工作组前往米市组织撤离工作。经过52小时奋战,我们成功组织了7000多名同胞从水陆两线撤离。目送着最后一批同胞乘船离港时,我心里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还没等我喘口气,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什么?还有27个人?”使馆传来消息:在离米市中心百公里外的地方还有27名来自吉林的零散务工人员至今被困!“请大使放心,我们一定全力想办法!”

从被困人员驻地到港口,途经政府军与反政府力量交火区域,这段路人称“死亡之路”,当地司机都不敢走。“不可能,你给再多的钱我也不去。”这已经是第7名利比亚司机给出的答案。“没人去我去!我们决不丢下一个中国人!”我站起来说。在我表明要亲自驾车前往的决心后,商务部干部郭虎同志、中交一航局工程车司机孙连昌、张宝新和公司副总经理刘勇、办公室主任庞绍忠等同志也纷纷抢着去。只用了5分钟,我们迅速选定人员,整装出发。看着这辆车绝尘而去时,在场所有的外国人都惊呆了。近10个小时后,当载着受困同胞的大巴驶入港口时,连在场的外国人都情不自禁地为我们鼓起了掌。

我们不是孤军作战

肖望洋,上尉,我驻利比亚使馆武官秘书,协助组织大批中国公民安全转移。

一个雨夜,我正在的黎波里街头的雨中组织中国劳务人员转移,突然手机响了,传来使馆同事熟悉的声音:“小肖,你们单位刚来通知,转达军委、总参首长对梅武官和你的亲切问候,嘱咐你们一定要注意身体、保证安全。”我放下电话那一刻,尽管已经20多个小时没合眼,尽管周围风雨交加,还能听到枪声,但此刻我却感到浑身是劲、浑身是胆。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孤军作战,军委、总参首长在关怀、关注着我们。

尽管的黎波里几乎已经与外界隔绝,但是我们的撤离行动却在有组织地顺利进行,因为国内多个部门通过不同渠道不断向我们通报这里和周边安全形势,确保我们能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也使我深深地体会到集体的力量。

国内主管部门的领导多次给我父母打去电话,不但向他们通报前方形势和我的工作情况,还专门用快递送上了温情的慰问卡和精心挑选的礼物。我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父亲略显苍老的声音难掩激动:“孩子,你们单位给我们寄来了《解放军报》,爸妈看到了你的事迹,我们深深为你自豪!”

战斗在最前线,但我们从未感觉自己是在孤军奋战。因为我们知道,远在几千公里外的伟大祖国和军队是我们坚强的后方和坚实的后盾!

一千人不能上船怎么办

鲍晨,少校,我驻希腊使馆武官秘书。他只身一人带领一艘客轮赴利比亚米苏拉塔接应2500名同胞。

“什么?!有一千人不能上船?”

副船长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

2月26日深夜我们抵达了米苏拉塔港。在此等候的人们激动不已,开始按计划登船。轮船计划装载2500人,上到大约1000人的时候,副船长忽然冲过来说,刚刚收到船东电报,客轮规定承载量1634人,绝对不能超载。中方人员都急了:这近一千人如果上不了船,码头关闭后他们怎么办?能否活着回来都是未知数!

此时已是晚上11点,码头马上就要关闭,管理人员均已登车准备离开。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这近千名同胞的安危就寄托在我身上!

我冲进雨中,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必须想出办法!必须!必须!

就在对方车子缓缓启动的时候,我握紧拳头,迎着车头冲过去,一边使劲捶打车窗,一边用英语拼命喊:“请给我5分钟时间,先不要关码头,我一定会说服船长允许他们上船!”

车内的人无奈地点了下头,我立刻冲向船舱去找船长。站在船长面前,我看着他的眼睛,用希腊语一字一顿地说:“感谢希腊朋友为救援中国公民所做的一切。但是现在如果我有一位同胞不能上船,他的生命就会有危险,这是我作为军人的耻辱,也是你我共同的失败。我向你保证,明天超载人员一定会转移到另一艘船上,但无论如何请先让他们上船过一夜。”

船长凝视了我半天,最后重重地点了下头。我已经顾不上感谢,踉跄地冲下船去通知码头工人立刻放人上船。

27日上午11点,当我看着最后上船的一千人陆续走出船舱,有序地登上后方接应的第二艘客轮时,我忍不住热泪盈眶。因为作为一名年轻的军事外交官,我实现了自己临行前对武官的承诺:“人在同胞在、决不让一个同胞掉队。”

两天来唯一的入境者

王文龙,上校,我驻约旦使馆前副武官,2月27日从国内紧急飞赴利比亚。

2月27日,一架波音737客机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起飞,飞向战火中的的黎波里。偌大的机舱内仅有10名乘客,9名利比亚人和我1名中国人。年轻的土航空姐忍不住问我:“为什么大家都从利比亚往外撤,你要进去?”

我冲她笑着说,“因为那里有我的同胞、有我的亲人。”

说完这番话,我忍不住思绪万千。1994年春,也门爆发内战,当时我在那里常驻,第一次参与了海外撤离人员行动;2003年春,我在驻伊拉克使馆任武官助理,又一次带领使馆和中资机构人员驱车千里,从巴格达撤往约旦。此次利比亚局势突变,我因为曾4次在阿拉伯国家常驻,两次参与海外撤离人员行动,理所当然成为国内派往利比亚加强撤离工作的优先人选。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我逆着人流飞向硝烟弥漫的利比亚。数小时后,的黎波里机场人员惊奇地迎来了两天来唯一的外国入境者。

南京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人流医院

菏泽皮肤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