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湖南多位养殖户因大康农业违约返贫公司未回应息息相关的意思药蕨

发布时间:2020-10-17 17:56:53 阅读: 来源:工具车厂家

2月25日,湖南溆浦县彭洲村养殖户家废弃的猪场。B06-B07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彭洲村养殖户向新京报记者出示的养殖合同(溆浦均益生态养殖有限公司为大康农业子公司)。  因为4年多前的一纸合作养殖协议,近日上市公司大康农业再陷纠纷。  近日,新京报记者获悉,湖南溆浦县农户联名向当地政府及当地证监局举报大康农业(原大康牧业),要求公司为其曾经的多项承诺负起责任。  2月24日,湖南怀化溆浦县彭洲村村委书记何满林告诉记者,如果大康农业拒不履行此前与该村村民达成的“合作养殖”承诺,将继续维权。  事件背后,“易主”已三年有余的大康农业,正通过剥离原有主业生猪业务等“甩包袱”的方式加快转型。  新京报记者在湖南当地实地采访中发现,除了农户所举报的单方面终止协议等情形,大康农业还在其几年前的养殖项目中存在项目停工、后续进展无披露等遗留问题。  “脱贫脱贫,越脱越贫”  春节过去,湖南怀化溆浦县彭洲村村民奉明刚(化名)躲债归来。这些债务来自民间借贷和亲朋好友。几年前,为了建设养猪场以便成为大康农业的养殖户,他几乎借遍了所有能借到的钱,最后还找了高利贷。  2月25日,新京报记者在奉明刚家看到,其四处借贷逾百万元所建的养猪场现已废置。奉明刚称,这一切都是上市公司大康农业“单方面违约”造成的。  在这座地处湖南山区的村庄,奉明刚并不是唯一一个债台高筑的人。2012年,上市公司大康牧业(现改名为大康农业)与当地政府官员来到村里,号召村民与公司进行“合作养殖”。据多位村民证实,当时大康农业口头宣称的具体合作模式,是由公司承担猪场建设资金、提供种猪、委托村民进行生猪“代养”,并按照养猪的数量向村民支付“代养费”。  包括奉明刚在内的29户村民被“跟大康,奔小康”的口号打动,陆续与大康农业达成了合作协议。  村民刘祥瑞(化名)告诉记者,大康农业当时承诺与村民“长期合作”,但并没有在书面上明确“长期合作”的具体期限。新京报记者从一份村民提供的“生猪委托养殖合同”上看到,书面约定的有效期实则为8个月,到期后则续签一次同样期限的合同。  按照刘祥瑞的描述,出于对“大公司”的信赖,当时大家并没有就此提出异议。  此外,大康农业开始时承诺负担的猪场建设费,实际也由村民自掏腰包“垫付”。  “只给了一小部分启动资金,公司说后期会把钱全部补给我们。”刘祥瑞称。为了获得为“大公司”养猪的资格,报名的29户村民几乎家家举债自建养猪场。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规模最小的投资在30万左右,最多的人家投资超过150万,而这些人家多数并不富裕。  2013年,各家各户的养猪场陆续建成投入使用,养殖户们分别为大康代养了两批到三批生猪,并按照100元/头的价格获得“代养费”。  养殖大户何平(化名)表示,如果真的像大康所承诺的那样“长期”合作下去,“奔小康”并不是一句空话,然而到了2014年下半年,村民们发现,大康开始对他们置之不理,不久后更是宣布单方面终止合作,不仅不再委托村民代养,起初承诺负担的“猪场建设费”也没有了下文。  何平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早年外出打工挣回来的二十多万家底全部搭进了养猪场,此外的几十万元外债更让他终日寝食难安。何平说,恐怕自己这辈子都难以翻身。  “本来指望大康带领我们脱贫的,现在过得比以前还差。脱贫脱贫,越脱越贫。”奉明刚说。  2月24日,彭洲村村委书记何满林告诉新京报记者,29户养殖户已经多次联名举报,并将大康农业举报至当地证监局,试图进行维权,截至目前,相关部门尚未给出实质性解决方案。  何平称,村民们的诉求包括要求大康农业履行承诺,给付猪场建设费,赔偿农户经济损失等。  养殖村项目废置?公司未披露  新京报记者翻阅历史公告发现,此次“维权”农户所在的彭洲村,是大康农业2012年使用超募资金建设“生猪生态专业养殖村”项目的组成部分。  2012年5月,大康农业在公告中称,拟拿出超募资金中的2885万元,与包括彭洲村在内的四个村、397户养殖户合作,“加盟养殖户自筹3440万元”。资金将用于“新建和改建猪舍”“租赁饲料厂”“兽药门市部”等。  对于让“加盟养殖户”自筹3440万元,大康农业在公告中认为这样做的好处是“减少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  根据公告,项目预计建设周期为两年。按照彼时的乐观设想,项目达产后,“年出栏商品猪20万头,销售收入约3亿元,年均利润约1237万元。”  但这一项目启动后不久,国内生猪市场便走入下滑通道。到了2014年尤其是下半年,国内生猪市场正在经历过去15年中最“惨烈”的全行业亏损。  此前的2013年7月,大康农业“易主”,上海鹏欣集团通过定增成为大康农业的大股东。  新京报记者根据对彭洲村养殖户们的采访估算,其通过为大康农业养猪得到的回报不足成本的十分之一。  在大康农业2014年之后的公告中,多次明确“剥离”生猪业务。  2015年年报显示,大康农业2015年畜牧养殖业的占比进一步下滑,在全年营收中贡献比例由2014年的54.58%下降为7.34%。同期,公司蛋白质贸易收入所占比重由3.77%剧增至89.41%。  新京报记者查阅公告发现,对于使用超募资金建设的“生态养殖村”项目,在大康农业此后的公告里已销声匿迹。  2月26日,新京报记者拨打包括大康农业董事长彭继泽在内的公司多位负责人电话,试图就前述事项进行采访。截至发稿,电话均无法接通,也未回复短信。  “湖南最大种猪场”疑似烂尾  在位于彭洲村几十公里外的观音阁镇青垅村,大康农业的生猪业务,以另一种方式呈现着惨淡。  2月25日下午,在青垅村村民的带领下,新京报记者看到了2013年开工建设的大康农业青垅种猪场。现场是一片尚未完工的工地,无人施工,荒草丛生。项目部办公室仅有一名村民留守。  “停工了。”据村民回忆,工地彻底停工大概是在2014年年末至2015年年初期间,至今已两年有余。  一则当地新闻网站刊登于2014年的报道称,青垅种猪场“由湖南大康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总占地面积158.24亩,新建高标准猪舍3.75万平方米、沼气池1200立方米、粪污处理池6000立方米,办公室及生活附属建设2000平方米”。当时报道称“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湖南最大的种猪场”。  当地村民表示,两年前,这个此前颇受外界关注的项目不知为何停工,村民们猜测是由于“资金缺乏”。  一位名叫吕崇良的村民自称是这一工程当时的包工头之一。吕崇良表示,2014年,由于项目方拖欠工程款,导致无法按时给工人发放工资,随即停工。因为承接这一项目,自己目前负债约400万元。  记者注意到,2016年1月,大康农业发布了一份关于青垅项目的公告。公告称,公司“为完成湖南生猪业务部分在建工程项目后续工作,同时有效控制成本风险”,决定与溆浦鸿飞达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合资成立怀化欣茂牧业有限公司,双方共同对上述在建工程项目进行投资建设开发。  根据公告,欣茂牧业的注册资本为1.3亿元。大康农业出资7195万元,持股55%。其中的4895万元为“实物出资”,该部分“实物”即在建工程的评估价值。公告称双方资金来源均为自有资金。  该方案发布的时候,国内生猪价格走出低谷并呈现强劲上涨势头。公告发布后,不少股民认为这是一项足以拉升股价的“重大利好”。  新京报记者在当地走访中发现,青垅村大部分村民都没听说过这家声称开在村里的“欣茂”公司,他们每日所见的仍然只是一个废弃的工程项目,工地没有复工的迹象。  记者翻阅大康农业的历史公告发现,其此后没有对青垅项目的停工原因和后续安排进行过任何披露。  ■ 延伸  大康农业资本局:大股东“鹏欣系”高比例质押股权  曾经靠生猪养殖业务上市的大康农业,现在不喜欢“养猪”了。  在过去的几年中,大康农业对生猪业务逐步剥离,并不断海外并购,将业务扩展到肉羊的养殖和销售、牛肉的进口和销售、婴儿奶粉和液态奶的进口和销售。目前,转型尚未给大康农业带来丰厚的利润,倒是公司的理财收益有效对冲掉公司主业的亏损。  大康农业资本运作背后,是“鹏欣系”操盘。与“鹏欣系”其他上市公司一样,大康农业的并购标的往往选在海外,通过高送转扩大股本再质押协助扩大上市公司板离心式水泵块。  新京报记者发现,截至2016年三季报,鹏欣系所持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几乎全部被质押。  主业亏损,靠理财收益盈利  2月9日,大康农业公告显示,公司及子公司纽仕兰、大康雪龙购买了理财产品金额累计4.83亿元。4.83亿元,是大康农业2015年归属净利润的161倍,却不到大康农业目前理财产品计划的五分之一。  2016年上半年,大康农业董事会、股东大会同意公司及子公司,合计使用不超过27亿元闲置募集资金投资保本型理财产品,并在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2016年4月)十二个月内可滚动使用上述资金额度。  在过去一年中,大康农业购买理财产品均为保本型,年化收益率大多在3.5%至4%之间。  2015年,大康农业实现理财收益共计1.49亿元,同比增长37.99%。2016年上半年,实现理财收益0.3亿元,同比下降58.64%。  反观大康农业的业绩,2015年公司扣非净利润亏损0.97亿元,加上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299.72万元。2016年上半年,大康农业扣非净利润788.33万元,但在三季报中,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为亏损568万元,整体净利润为2386万元。  可以看出,过去近两年中,公司主营业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通过理财产品的收益,实现微弱盈利。  大康农业2010年上市,彼时名为大康牧业。大康牧业在招股书中称,独创了“公司+基地+养殖大户+农户”的经营模式,致力于成为中国一流的优质猪肉供应商。  2013年9月,深交所对大康牧业及其相关当事人通报批评,原因是2012年全年净利润预告数据与实际数据存在重大差异,且未及时修正。事后,新京报报道了大康牧业还涉嫌上市前资产收购造假,募投项目实际进展与信息披露不一致等。  同年,大康牧业通过定增的方式,将控股权交给上海鹏欣的实际控制人姜照柏。  上海鹏欣入主后,开始对大康牧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大康牧业在2013年年报中称安全生产基础知识,公司主营业务发展面临瓶颈,公司董事会经过仔细研究、多方论证后,启动了非公开发行股票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即在公司原有的生猪养殖基础上引入羊肉、牛肉、婴儿奶粉和液态奶等业务,以期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至2015年底,大康牧业主业仍不见起色。据2015年年报,公司采取资产托管、承包经营或出售相结合的方式,对生猪业务进行逐步剥离。2016年5月底,大康牧业更名为大康农业。  海外并购“越挫越勇”,从牧业转型农业  上海鹏欣对大康牧业的资本运作,还体现在对外并购上。  2014年6月,大康牧业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欲通过募集资金收购新西兰北岛牧场和洛岑牧场。大康牧业希望通过收购,形成奶源自给自足,摆脱对第三方供给的依赖,减小奶源价格波动对经营业绩的影响,打造一条从“牧场到餐桌”的完整产业链闭环。  该项目后来虽然得到国家发改委备案,但大康牧业称与交易对手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仍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终止筹划“重大事项”。  两个月后,大康牧业称将收购新西兰弗立明牧场,后因未递项目申请文件,未达到不动产买卖协议的生效条件,遂取消。  2015年1月,大康牧业称将以不超过2.15亿元的金额收购新西兰佩尼牧场的相关资产,最后也没有成功。大康牧业在2015年年报中用“迎难而上,积极争取”来形容海外收购。  在此期间,大康牧业与天堂硅谷共同发起设立总规模为50亿元的国际农业产业并购基金,在全球范围内寻求优质农业产业资源、技术项目。  2016年4月18日,大康牧业拟以不超过14.57亿元对澳大利亚牛肉生产商Kidman公司80%股权发出要约收购。不过,澳大利亚随后“否决”了该项收购。  大康农业2016年半年报显示,其于2014年提出的收购克拉法牧场获得新西兰政府审批机构批准。公司在巴西的大农业项目也完成交割。随着首批海外并购项目的逐步落地,新的商业模式初现雏形。  截至2016年上半年,大康农业累计对佛手瓜栽培外投资7.14亿元,同比增长404.55%。公司子公司和参股公司共计26家,所处行业涵盖畜牧业、屠宰加工、蛋白质贸易和其他金融业,所处地域涉及境内和境外。  公告称,2016年正值公司更名为“大康农业”的发展元年,公司踏上了从“牧业”到“农业”的转型之路。  2016年上半年,大康农业的贸易收入占上半年营业收入的80%以上,但利润贡献不大。同期公司实现营收17.09亿元,同比增加72.39%,但归属净利润仅0.1亿元,同比下降13.77%。  根据2016年半年报,大康农业主营业务包括,畜牧业-牲畜饲养、农副食品加工、蛋白质贸易、饲料、养殖、屠宰肉制品、乳制品销售和其他蛋白质食品贸易。  “鹏欣系”所持大康农业股份几乎全被质押  大康农业的一系列资本动作,离不开大股东上海鹏欣的操刀。据大康农业2016年三季报,上海鹏欣(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三家全资子公司共持有大康农业55.28%股份。  上海鹏欣官网显示,其为一家集房地产开发、矿产实业、现代农业和股权投资等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目前已拥有全资、控股子公司几十余家,资产规模超百亿元。  大康农业2015年年报显示,姜照柏持有南通盈新投资有限公司99%的股份,南通盈新持有上海鹏欣100%股份。工商信息显示,南通盈新的另一位股东是姜雷,而姜雷为姜照柏弟弟。  《理财周报》曾援引一位接近鹏欣集团的内部人士对姜氏兄弟的印象:从农村走出来的,低调,但是很有事业心,尤其在实业这块,想法很大。  新京报记者发现,除大康农业外,鹏欣系控股的上市公司还有A股的鹏欣资源、国中水务,以及是港股润中国际控股的大股东。  鹏欣资源官网称,上海鹏欣自2009年获得公司控制权后,公司发展策略发生调整,努力探索“走出去”的战略思路。2017年1月26日,鹏欣资源宣布对旗下公司设立的产业基金增资,投资规模从2000万美元增加至2200万美元。  国中水务2015年年报中称,持续关注海外并购机会,国际化意识和国际化程度走在国内水务企业的前列,并已取得国际化的初步成果。  不断的海外并购,鹏欣的钱从哪来?  证券时报曾援引业内人士称,通过高送转扩大股本再质押协助扩大上市公司板块,是鹏欣系资本运作的惯用手段。一位财务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大比例扩大股份,相应股票单价降低,在二级市场有利于拉升股价,也方便股东减持。  2012年,鹏欣资源半年报进行10股转增15股,当年8月,鹏欣集团以2.41亿港元认购了国中控股(国中水务前身)7.09亿股。子公司中科合成高送转展开后,鹏欣集团又质押8750万股,补上资金缺口。  2013年6月,鹏欣资源10转5扩股前后,鹏欣集团便启动小幅度的减持计划。2013年5月21日其公告减持580万股,预估减持金额超亿元。  大康农业同样采取了高送转扩股。2014年5月,实施每10股转增5股,6个月后又实施每10股转增12股。  从2016年三季报来看,鹏欣系在各上市公司的股权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股权质押,通常是出于融资的目的,用于弥补流动资金不足。  如大康农业中,上海鹏欣所持股份质押率99.96%、上海鹏欣子公司厚康实业、中科合臣化学、吉隆和汇所持股份质押率均为100%。  鹏欣资源中,上海鹏欣所持股份质押率为100%,中科合臣化学所持股份质押率95%。  国中水务中,控股股东国中(天津)水务有限公司所持股份质押率87.99%。国中(天津)水务单一股东为润中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即鹏欣系港股上市公司。(张泉薇 徐伟)

盆栽百合花 水果打蜡 农村土地三权分置

alevel物理补习

IGCSE

alevel数学教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