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圳主任医师非法取卵原为资历一等一专家0

发布时间:2021-01-22 00:37:56 阅读: 来源:工具车厂家

非法取卵(资料图)

昨日,深圳一家报纸刊发了一篇不起眼的公告,公告上,深圳卫人委拟吊销一名叫张秀兰的医生的医师执业证书。经过南都记者多方查证,她正是深圳某医院生殖中心主任医师张秀兰,而被处罚的原因在于卷入了上月深圳安得颐养堂的非法卵子交易案。有买卵家庭独家向南都指证,张就是非法取卵手术的主刀医生。

10月17日:南都暗访报道,一家名为安得颐养堂的黑中介豪气冲天,包下龙华新区一家养老院,采购价值上千万元的手术设备,打造地下手术室,秘密进行非法卵子采集与胚胎移植手术。卵子的购买费加上手术费等其他费用,中介一次将从买方手中获得20万元左右。

【事件回顾】

上月16日,深圳卫生监督局、龙华新区公共事业局、民治街道办等7个部门共同出动,一举捣毁了安得颐养堂这个从事卵子非法交易的处所。但事件的谜底依旧未能全部揭晓。据龙华派出所知情人士透露,在颐养堂负责人张晓华的手机里,存储有多名职业医生的手机号码,其中涉及多家深圳公立医院,但事后均遭到涉事医院和当事人的否认。

【最新消息】

根据现场查封的九大项非法手术资料,在经过笔迹鉴定和司法鉴定后,近日买卵家庭与安得颐养堂的中间人张秀兰终于浮出水面。深圳卫监局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核实某医院生殖中心主任张秀兰涉嫌参与安得颐养堂的非法取卵活动,但经多方联系,她始终拒绝露面,拟对她进行行政处罚。而深圳公安局则表示,目前案件正在紧张侦破中,至于张秀兰是否涉及刑事犯罪以及是否有其他公立医院医生卷入,目前还不能透露。

无独有偶,近期有买卵家庭向南都独家报料,声称在某医院生殖中心看病时,被张秀兰诱导至安得颐养堂,除了高价购买卵子,亦两次由张秀兰主刀进行胚胎移植手术,前后花费15万余元,却始终不能如愿怀上宝宝。“如果不是有正规医院的医生参与,我们也不会损失惨重。”

【院方回应】

张已离职所为系个人行为

一个月前已离开医院,无法取得联系

“我们已经在近期对安得颐养堂进行行政处罚”,深圳卫监局相关负责人透露,根据国家《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安得颐养堂被确定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而擅自执业,目前已经没收了所有的药品和器械,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但该机构法人黄新国却依旧没有露面,只是委派了一名代理人前来接受处罚。

医院称张秀兰不在编制内

早在10月16日封存安得颐养堂手术资料时,执法人员发现,有名张姓医生参与了多场手术。昨日,这名负责人透露,这名涉嫌非法取卵的张姓医生就是张秀兰。“希望她能尽快露面说明问题。如果确实能提出反面证据,证实事件与她无关,则不会进行处罚”。

与一个月前坚决否认有医生参与地下卵子手术的态度不同,深圳某医院院方昨日强调“并不清楚张秀兰个人行为”。医院医务处卢主任表示,目前张秀兰已经与医院脱离关系,自一个月前自行离开医院后,期间她曾致电医院以身体不适要回老家为由离任。至于此前她在医院期间是否有其他个人医务行为,医院对此并不知情。而医院政治处彭主任则介绍,即使张秀兰在院外有其他个人行为也与医院无关,目前医院也在试图找寻其人,但却无法取得联系。

卢主任介绍,张秀兰在5、6年前以专家指导工作的形式来到医院生殖中心,其间并不在医院正式编制内,也一直未与医院建立正式的合同关系,而目前医院尚未从政府机关等官方渠道收到对张秀兰进行违规处置的通知。对于医生在医院之外医疗的行为,医院早有规定必须首先经过院方许可才可进行。对于张秀兰在医院期间的表现,卢主任只评价其在技术上是名专家级医师,而其主任医师和教授的职称,则在进院之前已经取得。

对于安得颐养堂买卵者手术前后检查单均为该医院出具的问题,卢主任表示此为正常情况,因为此类检查可以选择任何一家医院进行,而医院总不能拒绝前来求检的病人。

为中国试管婴儿之母的爱徒

昨日上午该医院生殖中心大厅内科室指引上,负责诊室的张秀兰姓名依然在列。但在墙面上贴出的医生简介栏内,一月前还处于第一位的主任医师和教授张秀兰的条目已被悄然撤下。生殖中心护士解释,因为张秀兰已经休假月余,为了不误导患者故将其简介撤下。但实际上,就在安得颐养堂被查后的第二天,张秀兰便处于休假状态,再也没有在医院出现过。

深圳某医院的一位知情医生透露,从山东一家公立医院退休的张秀兰从2001年加入该院,如今已经是该院生殖中心的学科带头人。“慕名而来的患者,几乎有九成以上都是冲着张秀兰的名字”。1987年,中国大陆第一个试管婴儿诞生,她的制造者现年91岁的产科医生张丽珠被誉为中国试管婴儿之母。而张秀兰便是师从张丽珠。“张丽珠曾经是医院的名誉主任,但年事已高,不少难度较大的复杂手术,都会推荐张秀兰去做,这也逐渐成就了张秀兰的金字招牌”。

2003年,在张丽珠的带领下,张秀兰为绝经8年的深圳患者章女士种上了其姐姐的赠卵,让章女士成功妊娠,当年就声名鹊起,成为深圳乃至广东地区做试管婴儿治疗的头号名医。而就在2009年,深圳多家媒体报道市民阿芬结婚多年,因为迟迟未能怀孕而计划与丈夫离婚,“让出位置”,引发轰动。

而后该医院决定免费为阿芬手术,由张秀兰亲自操刀,用培育试管婴儿的方式,让阿芬怀上了双胞胎,消息一出,一时风头无两。据悉,已经是花甲之年的张秀兰拥有30多年临床医学经验,曾经亲手完成的试管婴儿手术过千例,是我国试管婴儿成功率超过50%以上的主要专家之一,曾创连续5个月成功率70%以上佳绩及成功让51岁绝经妇女怀孕的奇迹。也因为此,许多患者称呼她为送子观音。

论经验资历为一等一专家

这位知情医生同时表示,张秀兰为人亲和,对新来的医生十分照顾,但平日话并不多,也喜欢独来独往,她自己聘请了助理,她的日常起居由助理负责打理。但张秀兰病假之后,这名助理也不再在医院露面了。对于张秀兰被牵扯进卵子非法交易一事,这位医生表示已经有所风闻,“医院曾经召集我们谈话,虽然未明确透露她是否涉案,但却让我们要引以为戒”。但他依旧无法理解张秀兰的动机,“生殖中心每个月给她的薪水和奖金,至少在5万元以上。按照常理,她并不应该缺钱”。

而深圳一家三甲医院生殖中心主任则透露,论经验和资历,张秀兰确实是深圳生殖医疗系统里一等一的专家,但她平时并不太参与行业内的学术交流,因此和大家的交集都不多,“我也是今天看到报纸上的公告才知道她出事了。辉煌了一辈子,到头来却晚节不保,实在有点可惜”。

【买卵家庭现身指认】

称通过张秀兰介绍,花费二十余万元做手术失败

昨日,深圳卫人委在深圳某报上正式发布对张秀兰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的送达公告。公告称,张秀兰被发现有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及相关资质的机构擅自开展人类辅助生殖诊疗活动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医师职业注册暂行办法》以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等法规规定,拟对张秀兰做出吊销医师执业证书的处罚。如果张秀兰不在60天内进行陈述、申辩以及要求听证,这个处罚即将生效。

在医院治疗时被张介绍去买卵

这个消息,也让39岁的深圳人钟佩(化名)感觉出了一口气。去年10月和今年3月,钟佩与丈夫花费了20余万元的代价在安得颐养堂进行过两次胚胎移植手术,均告失败。如果该场所没被端掉,到这个月她应该会进行第三次手术。钟佩觉得,张秀兰应该立刻站出来为她的行为负责。

去年年初,钟佩和丈夫刘飞来到深圳某医院生殖中心,希望能做一个试管婴儿,但她的检查结果却不乐观:患有原发性不孕和卵巢早衰,这也意味着她的卵子先天不足,没办法如愿怀孕。但就在这里,她认识了核心人物张秀兰,作为该中心的主任医师,她“坦白”告诉钟佩,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排出健康的卵子,必须“曲线救国”,也就是用其他女性的卵子,和刘飞的精子结合形成胚胎,再移植到钟佩的肚子里,通过这种方式借卵生子。

在钟佩的手机里,存储着一份由张秀兰主任发送来的短信去年10月3日,这个短信约她在第二天下午5点到安得颐养堂找一个张晓华的人,并附上张的联系方式。也就是通过这个短信,钟佩开始了自己的买卵和胚胎移植生涯。钟佩手机里存储的张秀兰131开头的手机号,与安得颐养堂负责人张晓华的手机里发现的某医院张医生的号码一样。

多国夫妻涉嫌买卵

去年年中,因为实在太想要一个孩子,钟佩决定铤而走险。钟佩认识了另外一些求卵的夫妻。“有泰国来的,还有新加坡的”,最让她惊诧的是,还曾遇到一对从美国赶来的华人夫妻。这对夫妻告诉她,在美国等一颗卵子需要两年,代价在数十万元左右,来深圳做这个显然更划算。

去年10月,在张秀兰的安排下,钟佩与安得颐养堂负责人张晓华见面。在被媒体曝光后,张晓华对非法卵子交易矢口否认。“他并不是对安得颐养堂进行的勾当一无所知,恰好相反他是那里的院长”。钟佩透露,双方的购买卵子以及进行胚胎移植交易都是在张晓华的安排下进行,并且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向他支付了12万元的费用。其中包括手术费和支付给捐卵者的报酬6.5万,甄别男孩的费用5万,以及冷冻胚胎费0.5万。钟佩没有拿到相应的收据和发票,一再坚持下,张晓华让会计写了一张5000元的冷冻费收据。

一次形成11个受精胚胎

从10月4日开始,钟佩即在张秀兰的安排下开始在深圳某医院生殖中心注射一种叫黄体酮的药物,为她下一步的“怀孕”做好准备。“黄体酮是一种替代孕激素的药物,是为了防止流产。”深圳一家三甲医院妇产科负责人透露,这种药物通常会用于准备移植试管婴儿的女性,因为并未自然生产,她们体内没能分泌足够多的孕激素,因此必须先注射一些,起到保胎的作用。“这是一种会带来副作用的药物,如果并没有在医院移植试管婴儿,或者并非出于保胎的需要,却还要大量注射黄体酮,医院应该要监控到”。

10月16日,钟佩和刘飞再次来到安得颐养堂。刘飞到取精室取精,而她则在外面等待。但让两夫妻疑窦丛生的是,自始至终,他们始终未见到供卵者的身影。“张秀兰告诉我们,卵子早就取好了,她让我们不要担心,肯定不会有问题”。根据安得颐养堂开具的胚胎培养情况说明显示,当时获得了成熟的卵子14个,能够受精的卵子11个,和刘飞的精子结合,形成了11个胚胎。

二次植入均失败

第二天,躺上手术台的是钟佩。钟佩回忆,主刀医生亦是张秀兰。根据这份有着张秀兰签名的胚胎移植临床记录,这次植入的是三个胚胎。半个小时手术结束,她被叮嘱回家静养,两周后到医院抽血检查,看是否怀孕。

两周后,钟佩到龙岗人民医院检查,报告显示她并没有怀孕,心慌意乱的她再次来到某医院找到张秀兰,希望能讨个说法。“她告诉我别着急,这种事情通常要多做几次才会成功。而且还有九个胚胎在安得颐养堂冷冻,可以继续做”。

今年3月,休养了半年的钟佩再次来到安得颐养堂,缴纳了3.5万元的手术费,因为是熟客,这次挑选男孩的费用被降低到两万元。但这次的结果还是枉然,根据医院的检测报道,她依旧没能成功怀孕。到这个时候,加上在某医院和其他医院治疗的费用,钟佩砸进去的钱已经接近20余万。

被电话威胁后实名举报

一个月来,钟佩没睡上一个安稳觉。若干次鬼使神差地走到龙华大元浦社区的安得颐养堂门口张望,她期待能拿回存放在二楼液氮桶里的胚胎,虽然心里清楚,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于她而言,借卵生子的梦虽然破灭了,但眼下的纠葛还没完。

“断水断电月余,这些胚胎应该不能存活了”。深圳卫监局工作人员透露,即使这些胚胎依旧存活,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也是不能归还到购买者手中的。“或许会作为医疗垃圾处理掉”。而另一位通过地下黑市购买卵子的沈小姐透露,自己还未来得及做胚胎移植手术,窝点就被端掉了,“胚胎全部在那里,有点可惜”。

安得颐养堂被端掉后,她开始接到一些陌生人的电话,陌生人质问安得颐养堂被端,是不是与她有关?上个月底,她对张秀兰进行实名举报,也正是通过她的举报和查封当天获得的材料,深圳卫监局做出对张秀兰的处罚通知。(张秀兰)。

四海仙妖记官方版

腾讯彩票app下载安装

魔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