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因果系列之回魂夜[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1:19 阅读: 来源:工具车厂家

“你们不会得逞的!我不答应!”

在一个乡下的祠堂里,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冲着一群人怒吼!“啊呀小杰,安磊已经死了,他那些地你一个人也种不了啊,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你就交出来,我们给你种了!”一个男人对她说道。

“哼,安龙,你说的好听,你们早就在我们家安磊重病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了,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敢说了!”

“你这个贱人,敢胡说。”

安龙说罢,冲过去就要伸手打人。

“安龙,你给我消停点。”

一个有些膀大腰圆的男人一把拉住他,然后冲着小杰说道“小杰,咱们也不是外人,你一个弱女子如何照顾着十多亩的田地,我们几个帮你分担了,每年都会给你分些钱财。”“呸,安虎,你不用在那装好人!安磊死的那天,你在干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们家翻房证存折的时候 ,你以为我没看见,要不是我正好回去取东西,家里不什么都让你拿光了!”

“你胡说,我是回去给我弟弟拿衣服!”

“哟,这小贱人现在还会污蔑人了是不是”

一个烟花烫一脸烟熏妆的女人,口中嚼着口香糖,冷哼一声“我说小杰啊,你也是我们安家的人,你说你这老公死了,以后你在改嫁,那我们安家不是会受到损失么?我们好歹也是一家人,怎么,你还想便宜别人了!”

“呸,你才是贱人,彤彤,你以为你勾引安龙的事没人知道是么?”

“草泥马的,你个死贱人,别胡说八道”说完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拉住小杰的头发跟小杰厮打在一起,小杰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头碰在了身后的棺材上“嘭”的一声,鲜血就顺着脸淌了下来。

小杰又哭又叫,冲着棺材里的尸体说道“安磊啊,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可怜我一个寡妇被一群人欺负啊,今天是你的回魂夜,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一个炸雷,一阵大风吹开了窗子,灵堂里的蜡烛一阵摇晃,这一下可吓坏了几人,连忙找借口就回去了。小杰冲着棺材里继续说道“安磊啊,你开开眼吧,你要替我报仇啊,我宁可死也不能让他们如意啊!”说完跪下,继续哭,在棺材前面的乌盆里烧纸。

棺材里,一个人脸色苍白,身着寿衣的男子躺在那里,他的嘴边又几滴刚才小杰掉下来的血,只见那几滴血慢慢的渗入到了他的嘴唇里,然后,不见了。就在墙上的钟敲了十二下的时候,他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了……。

“彤彤,小杰今天说你勾结安龙的事,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安虎在家,掐着腰询问妻子。“哟,你这是怀疑我了被?怎么那个小贱人的话你也信啊,行啊,你说我勾引他了,我就勾引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滴!我告诉你,安虎,你能有今天,都是我们家的功劳,你给我放尊重点。”说完拿枕头狠狠的砸向了安虎“你给我滚出去,今天你给我睡外面去!”说完把安虎推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安虎睡的迷迷糊糊的,半夜从沙发起来上厕所,一股水柱喷洒下来,他舒服的打了个寒颤,然后站在那里,可是过了一会却发现,怎么这泡尿这么久,一声惊雷闪过,整个屋子被照亮,安虎在那照亮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他打开灯,四下看去并没有人,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吓了一跳,想要跑却是想动也动不了,安虎眼泪都下来了,想说话,嘴唇动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以为他看见,在自己前方,安磊那张苍白的脸正对倒立着对着自己,他穿着寿衣,双脚飘在天上就那么看着自己,而自己,还在“舒服”的尿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虎的身子慢慢的开始干瘪起来,身子也在不停的抖动着,而他的下身,出现的不在是尿,而是血!安虎的眼前开始慢慢的模糊,意识也开始慢慢的模糊,最后,一具干瘪的尸体,摔倒在了地上,在摔倒的时候,他的头正撞在墙上,一片桃花朵朵!天空中,那个倒立的人影慢慢的消失,然后出现在了卧室里。

彤彤做梦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理发!自己一头烟花烫被人一把把的剪掉了,他生气的大骂,大骂那个理发师。理发师微微一笑,忽然样貌一变,变成了已经死掉了安磊!她吓的大叫救命,然后吓醒了。“原来是个梦,吓死我了。”外面的风很大,一阵古怪的风声吹过,彤彤有些害怕“安虎,安虎,给老娘滚进来!!安虎,你听见没啊?”见外面没有反应,她打开了灯,打算出去把他叫进来,就在她走到镜子前的时候,大声的尖叫起来!因为她在镜子里看见,脸色苍白的安磊就站在她的身后!她想跑,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见安磊不知道拿了一把什么东西扔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订书器一下一下的把她的嘴给定死!彤彤疼的快晕了过去,嘴里的东西仿佛有魔力一样,自己不由自主的开始咀嚼起来,就在这时,安磊伸出手抓住了她一把头发,狠命的拉了下来,头发带着一块头皮就被拽了下啦!彤彤疼的差点死过去,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动不了,她宁可现在直接死去,也不愿意在受罪,可是安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抓住了她一把头发抓了下去,接着又是一把……

>>

彤彤嘴里的东西越嚼越大,却怎么咽也咽不下去,嘴巴里被撑的死死的,就脸下巴的挂钩都快撑坏了,可是嘴里,还是不停的咀嚼着!她此刻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漏出头骨,满脸满嘴是血的自己,真的就想直接死了!忽然嘭的一声,她的嘴被涨破了,一群黑乎乎的东西从嘴上的洞喷了出来,于是,整个屋子弥漫着腐臭的味道……

安龙打着伞,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想着,明天还得过去,得把那死鬼老哥的几亩水田要过来,最好趁没人,把小杰那个贱人也给干了,反正没人知道。安龙在风雨中快步的前行,他把伞打的很低,忽然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自己没站稳,摔倒在了水田地里。“妈的,谁这么不长眼!”他看着田埂上那个淡淡的人影,大声的叫骂到,可是他下一句骂人的话却在也说不出来。因为,那个人影冲着自己慢慢的飘了过来,等他看清的时候差点没吓出尿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死去一个星期此刻正穿着寿衣的安磊!安磊忽然举起手卡住了安龙的脖子,安龙不断的挣扎,手不停的摇摆,他的嘴被摁倒在了泥土里,此时天上还下着大雨,泥土十分的泞,雨水,稀泥从他的嘴里和鼻子里灌了进去……

第二天一早,小杰睡醒了,却发现在棺材中的丈夫的寿衣上,有些泥泞……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