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柯炳生农村教育绝不仅仅是农村的事假桂钓樟

发布时间:2020-11-04 09:34:16 阅读: 来源:工具车厂家

柯炳生:农村教育绝不仅仅是农村的事

“农村教育是个大问题,近几年应当看到,国家、社会对农村教育的重视程度大大提高,投入也大大增加。五六年前还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已经成为现实:全部免除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书本费以及对住宿生提供补助。”3月5日上午九时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如约在办公室接受记者专访时开门见山地说,“今天讲城乡教育公平问题,与五六年前讲已有了很大的不同,因为农村教育在新的基础上应有更高的标准。”

柯炳生说,过去,我们要解决让农村孩子上得起学的问题,尤其是义务教育。现在关注的重点不仅仅是上得起学,还要不断提高教学质量,让他们上好学。从这方面来看,农村教育与城市相比,差距仍然很大,缩小这种差距非常重要和迫切。

基础教育财政支持绝对不能以县为主

“为什么这么说呢?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考虑。”柯炳生说,一个是从社会公平的角度,是实现教育公平的需要。教育公平是整个社会公平的重要一部分,但不能笼统地说教育公平,要把基础教育、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分开来讲。基础教育是实现整个教育公平的基础,没有一个公平的基础教育,高等教育的公平就很难谈得上。

要实现教育公平,首先就要改善基础教育条件,包括学校建设、师资配备、教学条件等等。基础教育的部分———小学和中学,一定要建在农村。“虽然成本会高一些,但不可能把孩子都送到大城市,义务教育就有1200万学生,面太宽,只能就地解决。”柯炳生说,“基础教育的公平问题,主要是区域平衡问题,东部地区、西部地区,农村的不同区域之间有差距。”

另一个是从国民经济发展的角度,是建立人力资源强国的需要。柯炳生强调说,“农村教育绝不仅仅是农村的事。”现在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已达1.4亿多。随着机械化的发展,大量农民的子女将来要到城市就业。如果他们都是文盲、半文盲,那国家现代化、城市化、工业化还从何谈起?所以办教育,不能光讲“县办教育”,管理上应该以县为主,但财政支持绝对不能以县为主。人才是为国家培养的,不是为县培养的,中央财政应当拿出更多的资金用于教育,现在已经拿出很多了,但仍然不够。

“农村教育问题是涉及整个国民教育的问题,是涉及国家整个现代化发展的重要问题。现代化说到底是人的现代化,不能把百分之七八十的农村人口放在现代化之外。”柯炳生说。

扩大内需农村教育更应加大投入

对于如何解决城乡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和农村教学水平低下的问题,柯炳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是重中之重。“没有好的老师,再好的校舍,再好的条件也没有用。”所以,国家出台政策,按照相关法律的要求,切实保证义务教育阶段老师的工资标准和公务员一样,这一点非常重要,对稳定教师队伍有好处。此外,青年教师、城市教师到农村轮岗,鼓励大学生去农村“支教”,建立农村教师培训项目,加强对农村教师的培训以及提高农村教师的福利待遇等都是当前可行的办法。

“我个人认为,在一些地方随着交通、通讯等条件的改善,可以以县为单位,统一招聘教师,让教师在县城落户,平时在乡下工作,周末回城。这可能会有助于解决农村师资不足的困境。”柯炳生说。

政府要继续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投入力度,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办学,以及加强农村学校的网络建设等方面也是柯炳生列出的几项具体措施。“通过现代化的网络手段,不仅可以让老师和学生获得更多的信息和更多的资料,还可以培养他们独立自主获取知识的能力。”此外,柯炳生强调,由于国家财力有限,农村学校必须适当集中。这需要有两个条件:平原地区要有校车制度,交通不便的山区要有寄宿制度。在当前扩大内需的环境下,农村教育更应该加大投入。建宿舍、买校车,这既能满足发展教育的需要,也能满足扩大内需的需要。而且这种内需不是消费性的,今后会持续不断的发挥积极作用。

谈到农民工子女进城上学享受公平待遇难时,柯炳生表示,农民工子女进城后,给不给平等上学待遇,这是一个“两难”:不改善很不公平,改善的话会导致“膨胀”。“如果城乡差距不缩小,农民工子女进城教育问题就不能得到解决。因此,解决问题的根本还在于发展农村。如果脱离这个大背景,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很难改变,这是一个‘死结’。”

国家给农科生免费不应“斤斤计较”

“高等教育也有公平问题,但它与基础教育、义务教育的公平问题不一样。性质不一样,解决的途径和措施也不一样。”柯炳生说,“高等教育的公平是让只要考得上的孩子都上得起学,毕竟人人都上一个好的大学不可能,但人人都上一个良好的九年义务教育是可能的。”

柯炳生说,高等农业院校的服务对象是亿万农民,服务对象所处的弱势地位决定了高等农业院校自身发展也受到约束。由于受基础薄弱、试验田投入周期长、社会认知度低、社会融资能力差等一系列因素影响,农业院校内部筹资的能力、发展的能力相对处于弱势地位。而农业高校承担的包括培养人才、科技创新、社会服务等职能在国家基础行业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因此,需要国家重视和支持,加大投入。

柯炳生呼吁国家要不带任何约束条件地给农科大学生免学费,提高学农对广大考生的吸引力。农业院校的学费尽管较低,一年3000元,但4年12000元对于农村家庭来说仍是一个负担。

“一个青年人把4年的青春献给农科专业,我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做过一个调查,我们的毕业生有50%-60%还是从事与‘农’有关的工作。哪怕30%的学生从事农业工作也值了。”柯炳生说,“我算过一笔账,全国农科生33万人,全免每人每年3000元学费的话,国家每年投入10个亿。这10个亿值啊!学生受到资助后对国家是心存感激的,即使今后他不从事农业,他也对农村怀有感情。”柯炳生认为,国家给农科学生免学费不应带有任何条件,不要规定学生毕业后必须到基层去、到农村去服务几年,“国家不应在这个问题上斤斤计较”。

星界幻想腾讯版

三国英雄传最新版

新塔防三国全民塔防破解版

相关阅读